一個看錯了十幾年的命盤的啟示

人生都過了一半,命盤不命盤難道還會有巨大的改變嗎?

雖說 never say never,但命盤看錯了或看對了還是有差,看對的命盤當然還是比較好,至少感覺也良好些。

幸好我半桶水,解不了盤,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也沒有造成什麼大礙,日子還是照樣地過,而這樣一晃眼就十幾年。

2020年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挑戰之年

星期六,我又在胡亂地在youtube上聽呱吉的節目,不得不說他真是我的成長導師。

他說,當議員很多事情不是你反對得了,即便你罵得再兇狠,事情依舊會按其原來的計劃發生。市議員自然不能左右整個城市甚至是整個國家的決定,然而他則會想如何在事情要發生的同時,讓周遭的人可以好好安頓,不至於受到很大的影響。

一如我這基層員工,自然沒能力阻擋管理層的決定,但我可以做的就是如何讓自己好好安頓,繼續做下去。

無可抗拒的命運,我要往哪裡走?

話說換完部門Director,共事了4年的阿哥都要走了,心裡知道有一個最壞的安排,也跟阿哥表達過,和別的team合併的不可能,他固然知道,但也愛莫能助。

最近聽到的風聲,原全是我所猜的最壞的安排,而這更是Director的意思,wtf…

然後,想了又想,又想了又想,要找工作嗎?在公司內網站的職位空缺少得可憐,市道是差到不行沒錯,誰會貿然離開穩陣的崗位?

斯文同事素來聊得來,無奈地和她說了這事,當然,基層員工是地底泥,管理層才不管你,總之怎麼看來方便就怎麼做。

換個人格有問題又不知所謂的阿頭,想一想就已經很崩潰……到底我是何去何從呢,這時,也只能求主保守。

得償所願之人字拖爛了

本來這麼多天的假期就該好好收拾一下房間,當然這是我一年365天都嚷著要做的事情,而事實上我只環顧了一下我的房間,收拾了一個還算整齊的角落就停手。

對,我有稍為收拾一下地板,因為掉在地上的頭髮如果不清理感覺更髒亂,然後我的目光就落在那對穿了不知多少時日的人字拖,心想,這拖鞋也有夠舊的了,我還要穿到什麼時候呢?

如是,吃飯前我去了洗澡,途中跣了一下,而右腳人字拖的帶子就這樣扯斷了,也好,可以名正言順把它丟掉,換一對新拖鞋了。

現在有多少東西可以用到爛才換新的呢?畢竟已經不是幾十年前那個物質不富裕的時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