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ycokelife

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需要記下。不管好還是不好。

少女說,不知道該不該去想未來,不該去想的人應該是我吧

昨夜一打開youtube,迎來第一段影片就是chow ting開的live,而且還在實時直播中,原來她剛剛和日本的follower說了一段日文,接著就是她那震撼的一句,"我不知道該不該去想未來",才23歲的她,怎麼就說這樣的話了?

這一年,十分難熬,可是到現在才過了8個月而已。這一刻,我才深深明白到,當生活不順時,連我向來不怕的孤獨也會突然來襲,然後希望身邊有個人可以一齊分擔。

卡在這樣一個中年又無謂的年歲,好像還有好些獻世的時日,但未來於我又有什麼價值呢,我是一個無人無物的人,情願早點死去,也不想日後要孤單地過著悽苦的日子。

越發覺得工作除了每月的那份糧,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尤其是幹著那些admin work,我不是要說我有多清高,但難道人就只能夠活在這一個層次?這又是多麼可悲。

不再一樣的海港,可以留下多少就多少

上星期五去了阿德楊學德的畫展,展題為"好像在哪裡見過你"。世界變得太快,一切只能成為我們模糊的印象,不肯定的狀態如展題一樣。

四年前,阿德在同一地點作了他的首個畫展,題為"海港",那時候的畫作充滿情懷,一種舊日的香港情懷,今次展覽情懷依然,但卻有點點哀愁。

經歷了2019年以至2020年,誰會沒有哀愁呢?人心變了,看出來的世界也不一樣。一邊看阿德的畫展一邊想像,如果要到外地去,我可以帶上一幅畫嗎?這好像不太可能,於是就想起2016年海港畫展的時候有一本畫冊,我就想,總能夠帶上一本畫冊吧。

事隔四年,慶幸海港晝冊還有存貨。但好不容易,經過多番聯絡,才找到策展人訂購畫冊,今天冒著紅雨到策展人位於觀塘工業區的公司,策展人不在,幸好有位同事在pack貨,同事亦十分友善,幫忙聯絡策展人,最終畫冊到手,實在欣慰。回家路上,在巴士細閲每個作品的介紹,再想想現在的香港,真是感觸良多。

不再一樣的海港,可以留下多少就多少。

2020年過了8個月,我才開始做丁點運動

8月再次在家工作,肩頸痛到無以復加,於是開始睇片拉筋,後來更進一步做work out,多得唔知幾多年前dress給我的一對啞鈴,如是我還可以做一些負重練習,幾星期下來,肩頸痛頗有改善,功勞歸於dress的啞鈴!

然而擺在家中閒著的又何止這雙啞鈴,我還有條不明來歴的跳繩,這繩自然不是什麼好料,塑膠製,沒什麼重量,是跳起來十分容易給絆住的那種。這星期跳了3次繩,僅一次跳了20分鐘,其餘都是5分鐘。為什麼不能跳久一點?如果你試過戴口罩跳繩,你會知道什麼是瀕臨窒息,見暈還繼續跳是找死(我又不是娜娜,沒有公園阿伯要討好,所以不用落力"跳")。那為什麼還要跳?因為長久沒有做有氧運動,我已經成為一個肉垮垮的中年人了,如果這樣下去,我的肉不知道會鬆垮到什麼程度。如果沒有膝痛,希望可以持續跳。

以下分享一則由妹妹介紹的trainer的影片,外加跳繩影片兩則。

買錯口罩事小,不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事大

話說買了劣質的口罩,薄都算,earloop位又太緊,外加造工差,扯一下就爛,個接駁位只能用兩個字形容,乸西,問題是價錢也不便宜,明顯佢係為左用最少既料及成本賺最多既錢,無奈的我唯有拿拿聲用完這50個罩再算。

我無意表示這個是個什麼結果,這不過是我懶,無心比較,問人了事,就當然是得出這樣的結果。若有好結果,也是僥幸吧。

最近在看港台節目「有種人生」,這是一個關於本地農業種植的節目,深知道山羊妹喜愛務農,當然立即把節目推送給她,而她也馬上表示有一直在看這個節目。

其實每個人都有其眉飛色舞的時刻,就看到底那件事是不是你所愛,我真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做到他們所渴望做到的事,這才算得上是不枉此生吧。

在家工作之自己煮野食

疫情再次爆發,上星期開始在家工作,但在家工作的我,只能夠躲在房間裡。

家庭關係不好,我甚少和家人有任何互動,我亦不會在飯廳或廚房等空間活動,如是,我的活動範圍僅限房間和廁所,所以每天外出吃早餐成為我在家工作的必備的活動,或許是為了紓減一下在家中的壓力吧。

這個星期三開始禁堂食,為了這個措施,我也特地在周末買了一些物資,主要是雞蛋,準備要自己做早餐,因為很快就不能外吃了。

太久沒進廚房,連弄個水煮蛋也被考到,星期一二連續兩天都給燙到。另外受到林妹影響,她這陣子在弄溏心蛋,甚至進一步做醃溏心蛋,所以我也是以弄溏心蛋為目標。

連續三天都失敗,應該是我太心急,因為不想佔用廚房太久,希望用最短時間完成所有工序。到了今天第四天,終於成功了,耐性還是不可少,我的心得是:

  1. 把雞蛋從雪櫃取出,先放至室溫,如是,我提早一晚就把雞蛋拿出來回温。
  2. 大火煲滾一窩水,放蛋,繼續大火煮7分鐘。
  3. 然後將蛋撈起,放在凍水冷卻,等約10分鐘。
  4. 剝殼,食得!

人無事,先可以做到世界冠軍

妹妹如是說,人無事,先可以做到世界冠軍。這一句莫名其妙地好安慰到我。

已經好耐無試過返工返到咁唔開心,無論點同人講點自我調整都搞唔掂,依然處於一個好唔開心既狀態,而我的應對就只有逃避。

轉team的巨變,有壓力的不只我一個。人無事,先可以做到世界冠軍,妹妹說,她最近也常和自己講這一句,她還說,但求安穩過到就算。

我也但願可以如此。

一個看錯了十幾年的命盤的啟示

人生都過了一半,命盤不命盤難道還會有巨大的改變嗎?

雖說 never say never,但命盤看錯了或看對了還是有差,看對的命盤當然還是比較好,至少感覺也良好些。

幸好我半桶水,解不了盤,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也沒有造成什麼大礙,日子還是照樣地過,而這樣一晃眼就十幾年。

2020年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挑戰之年

星期六,我又在胡亂地在youtube上聽呱吉的節目,不得不說他真是我的成長導師。

他說,當議員很多事情不是你反對得了,即便你罵得再兇狠,事情依舊會按其原來的計劃發生。市議員自然不能左右整個城市甚至是整個國家的決定,然而他則會想如何在事情要發生的同時,讓周遭的人可以好好安頓,不至於受到很大的影響。

一如我這基層員工,自然沒能力阻擋管理層的決定,但我可以做的就是如何讓自己好好安頓,繼續做下去。

無可抗拒的命運,我要往哪裡走?

話說換完部門Director,共事了4年的阿哥都要走了,心裡知道有一個最壞的安排,也跟阿哥表達過,和別的team合併的不可能,他固然知道,但也愛莫能助。

最近聽到的風聲,原全是我所猜的最壞的安排,而這更是Director的意思,wtf…

然後,想了又想,又想了又想,要找工作嗎?在公司內網站的職位空缺少得可憐,市道是差到不行沒錯,誰會貿然離開穩陣的崗位?

斯文同事素來聊得來,無奈地和她說了這事,當然,基層員工是地底泥,管理層才不管你,總之怎麼看來方便就怎麼做。

換個人格有問題又不知所謂的阿頭,想一想就已經很崩潰……到底我是何去何從呢,這時,也只能求主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