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ycokelife

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需要記下。不管好還是不好。

人生不能重來,哪來這麼多如果

如果我沒有錯過了前往秋田的通宵巴士,我應該可以在横手雪祭中玩得更盡興。

昨晚到雪祭埸地時,活動已經結束了,我只好隨便拍一下附近還有燭光的小型雪屋。

今天早上參加了梵天祭,下午去了秋田漫畫博物館,可我卻未能再去別的博物館,因為時間不夠,如果我昨天能夠早一點到秋田的話……

晚上一直下大雨,雪屋只開了幾間,小型雪屋幾乎都不亮了,這實在有點遺憾。

現在終於坐上回東京的通宵巴士,車廂的燈都關掉了,就此寫下這篇,記我的粗心大意。

我告誡自己,下次一定要醒醒定定。

ps. 圖文不符,純粹因為這是photo of the day.

記在2020年春之外出的心情

1月24日是農曆年三十,這天上班回後也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自己的社區了,過了三個星期後的今天,我終於首次乘坐上公共交通工具,離開自己的社區,還遠道到機場去。

遠遊本是件樂事,可是這次卻很不一樣。要去的地方疫情好像比香港更嚴重,現在單是坐巴士,碰到扶手都不禁有種焦慮。總之全程戴口罩是必然的了,今晚我還要坐通宵巴士…我也要祝我自己好運。

今天是年初三,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能再外出安心吃早餐

終於,通街的人都戴上了口罩。這是人命,大家都嚴陣以待。

我也作好了沒得外出吃早餐的準備,買了麥皮,幸好以我的食量,這是足夠應付的了。

有說,深圳在年假後將會成為武漢,在深圳朋友的ig裡,看見超市的所有東西被搶購一空,也在流傳的錄音裡,聽到有在深圳工作的醫生辭工保命,可知大家對這疫情是有多驚恐。

但香港人才是真的要驚恐的一群吧,而我相信即使年假未完,也就什麼都完了。

每天看著那些謊報行踪的人在各處遊走,病菌,是已經在四處散播的了,也不用等你班仆街吐口水(在酒店在樂園在醫院),這到底是什麼人種?當然這問題我更想用來問班膠(狗)官。

如果今次沒有中,我一定會好好生活,因為這是比什麼都要幸運的事。而人死了便什麼都沒有了。

p.s 碰上了幾天的寒流,今天也就著涼了,要快點好起來才行。

多麼怪異的夢,卻讓我哭醒了

扎醒那一刻,我眼角還滲著淚水,而夢中的我還真的哭出來了。

其實,你wts告訴我,"覺得要分享自己的日常事和情緒都很困難。" 的那一刻,我已經禁不住哭了出來,心想這是多麼沉重的句子。

於是,我晩上就作了這個夢,夢見 at 17,卻是失去了ellen的二汶,不知怎的我就哭起來了。

不久,我就醒了。

然後,我就想,你的經歷是否關乎生死?

或許,是我想多了,但當刻的感受很強烈呢。

我問你是否安好,你就故作輕鬆地說,比起很多人,你已經很好了。

也但願是如此。

你也在聽告五人嗎? 我實在沒必要多此一問

修治的一封回信,足夠靜子樂足半天。

所謂愛情,無非是每個人內心無邊界的想像。

前幾天,看見你po了告五人的 “從沒去過巴塞隆拿",我會想是因為我曾經告訴過你,所以你才聽起告五人來。

對,這當然只是我的想像。

今年告五人也有參加內地音樂節的演出,他們自然不再是只有台灣人才知道的獨立樂團。

你我是漸漸疏遠的了,我不喜也不悲,因為事情就應該是這樣告終。

但我也會因你聽告五人而感到開心。

ps. 8月的時候,我瘋狂地單曲循環告五人的 “果然你還是",但我沒有把這首歌share給你,只怕一方情感太滿而另一方一貫無感,不過我還是給你發了句 “果然你還是",讓你摸不著頭腦。

昨晚,我終於把這歌 share給你,因事隔數月,當初的滿昏了頭已成了今天沒有所謂的淡然。

香港是要淪陷了 卻沒有張愛玲的傾城之戀

一星期下來,不少人發來短信,問我是否安好,云云信息獨欠你的。

我就只好相信,你,如我所料,本來就是個自私鬼。

今天,你發了句 are you ok now 給我。

我說,thanks for asking but not really. 我還說,wish things are going well with you.

你說,好。然後又說,你要好好的,自己的好才是真的好。

明明我就對你死心的了,怎麼你就偏偏不徹底地自私到世界末日那一天?

我不需要這些始料不及,因為這不是真的好。

ps. 說了人話沒幾天後,你又說我沒搭理你的一段時間𥚃,你受了很多苦。可你又知不知道,過去兩週香港發生的事其實大到我誰都沒辦法搭理。

不過這就是我所認識的你。然而我還是要多謝你,那句話一直讓我念念不忘,大抵這是你對我最好的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