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頓有今生無來世的飯

其實,有哪一頓飯不是有今生無來世?

可是你之於我,永遠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人,所以和你吃一頓飯,才變能那樣難能可貴。

去年你請我吃火炭的陳根記,今年陳根記從火炭搬到大埔,改名為饑落亭,你還是要吃這一家。

點的菜依舊是去年的手撕雞、豉椒炒蜆,你還點了金銀蛋通菜 (去年我點的菜你還記得算你有心,不過我點的是金銀蛋莧菜……),這次還多點了椒鹽九肚魚,兩個人四道菜真的好誇張……加上全宇宙都知我食量小,偏偏就只有你不知道。

anyways,很久沒有這樣子聊天了,感覺好像一切都沒變,總之就很愉快。

如是,我把昨晚你請客的這頓飯命名為「有今生無來世套餐」。

p.s 你說六年前你在大埔住過,還住了半年,所以你知道那一家我也很愛吃的豆腐花店,如果這不是巧合,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緣份。

廣告

這樣看看畫,我就開心了

這是半年一度的蘇富比秋季拍賣會,和我同行的是個 fine art year one 學生,這幅趙無極的畫作是我的心頭好,卻不是她那杯茶,想拍下這幅作品,好不容易等到前面的人都移步離開,我才可抓住瞬間拍下這張有點歪斜的照片。到了傍晚,這幅畫以天價5億元被拍走了,我應該明白,拍賣會就該如此,不然平白無故我哪有機會看到這麼珍貴的作品?

真的,這樣看看畫,我就開心了。

對於姥姥,你是有多大的信任

我自己也未必數得出的優點,你有辦法一一列舉出來,向來自覺一無是處,就你看出我的好,當然凡事都是相對的,哈哈哈哈~

你甚至願意讓我教導你將來的兒女,但願我有此幸,琴棋書畫也好丶打波游水跑步也好,你夠膽交你的兒女給我,我夠膽帶他們玩個不亦樂乎~

問題是你已經尊稱我姥姥 (無奈接受的稱呼),你的兒女們該叫我什麼??

見了你,我的理智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你問我:早上聊天是不是聊太久?

我沒回應。心裡想,這是什麼問題….

你自然有你想要做的事,我怎麼的不依最後還是順從你的意思,一塊去了辦公室「充電」。

你手機沒電,人也是。

我說,你的劇沒那麼好看了。我想大概是因為男主角受折磨太久,而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可以讓他解圍的resolution吧。

可惜我們的人生就只有這些短暫時刻的交疊,我也只能使力的去理解男主角的心情,繼續當個忠實的觀眾而幫不上半點忙….

謝謝給我介紹基,謝謝給我月餅禮券。

(寫於十號風球吹得正猛之時)

內心的不自由,成了我理性的起點

每次想起初相識的點滴,都很容易讓我會心微笑,而這一切也只能懷念,因為大家都變了。

不承認有不承認的好,儘管受盡朋友的嗤之以鼻,但起碼內心還有自由的一席之地。

承認了,也就同樣放任了自己的思緒,可是任由我怎樣去想念,那想念最終也是一場空。

我不喜歡這樣,我不喜歡這樣的不由自主,迷糊是一時,想清楚也是一時。

自知是重感情多於理性的人,就更應該趁現在,藉由內心那份不自由,讓自己清醒過來。

堅定地畫上句號,你答應我做一輩子buddy

我說:有福我享,有難你當。

你說:好。

我心裡想,就這麼定。

上個星期,你才爽快答應了我做一輩子buddy的請求,怎麼一下子你就忘了?

今天你還說想我,真的難以置信,你這麼驕傲的人……可是從前的波瀾已變成今天的漣漪了。

既然求之不得,就讓此情可待成追憶。我知道總有一天,一切都會被淡忘。

這道通往內心的門從來都不容易打開,而你卻不費半點力就打開了,只希望將來也能遇到這樣的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