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個人還是想一個人的身體

自問不是很肉慾的人,覺得想一個人,比想一個人的身體來得寶貴。然而,一定會有人問,一個人怎麼會不包括他的身體呢? 而且也一定有人說why not both?

二選一的題目就別跟我說why not both。

靈和慾好像可以切割又不可切割,這真的要看你是個怎樣的人,靈慾合一這種美好的境界,到底什麼人才會擁有?

秋天明媚的早上,坐下來吃早餐也是件奢侈的事。

ps. 幾天後想起那罐redbull就覺得好笑~

廣告

浮生若夢,我又怎會知道她的心情?

自從我們不在一起工作之後都沒有緊密的聯絡了,但當我知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的時候,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夠說為她祈禱。

她婚後努力求子的事我是知道的,但因為沒有見面,也沒有經常在通訊軟體上聊天,很多事情也只能靠看她facebook才知道。而大家都明白 facebook所載的都只會是個人很片面的生活,更莫說什麼人生遭遇,因為很多東西根本沒有辦法在這麼公開的地方訴說。

不過她懷孕的消息,我也是從facebook上知道的。早些日子,她告訴我說身體很不舒服,而且從未試過這麼不舒服,我還以為她身體出了什麼亂子。當然後來便明白,這是按照習俗,為免胎兒小器,懷孕不足三個月就不能說出來之故。

一路在facebook看她陀 b的情況,她和她一家也都期待著吧。誰知道7月中,小天使就這樣走了。

又過了一個月,本來連facebook也關掉的她又在這裡發帖說會堅強起來…其實做人又何須那麼堅強?不過這是她的個性,一種讓人感到心痛的個性,尤其是在這些時刻。

好不容易,到上星期才把一直存著明信片和羅蘭巴特的《哀悼日記》寄了給她,但願她終有一天可以重拾笑顏。

寧化飛灰,不作浮麈,求你不要那麼悲壯

“i’d rather be ashes than dust"

這是一句用黑漆噴在牆上的語句。照片是在區家麟文章上看到的,香港香港人,到底在經歷著些什麼呢?

昨晚,下班後馬上趕去上西洋書法的課,7點半的課,下課後11點多才回到家。連日來都下雨,難得好天,即使很晚了,我還是決定要洗衣服。

向來是手洗,程序是先浸好衣服,浸約半小時後才洗。浸衣服期間,繼續追看不同的貼文,其中一段貼了車站內的幾張照片,貼文作者說他有感應的朋友看到照片中的靈體,而我看到的則是車站內的幾個角落,什麼也沒有。

時間差不多,我便到浴室洗衣服。說解悶也好什麼也好,我總會把電話帶著,找些影片邊洗衣服邊聽,昨晚收聽的是youtuber白兵最近一次開的live,才聽了10多分鐘,影片竟忽然跳了去別的節目,注意不是出廣告,而是跳到別的節目!而我明明在洗衣服,根本沒有觸碰過我的電話…

我頓時起了雞皮疙瘩,而我只好邊唸主禱文邊繼續洗衣服,來平息自己的不安,事後我也儘快再點開白兵的節目。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經驗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事是有什麼要告訴我嗎?

這陣子實在沒有辦法,本來停了兩週不看live news,自8月31日開始,我又好像之前一樣地追看新聞,太多生命無緣無故地喪失了,我需要知道真相,如同每一個同路人一樣。

— “寧化飛灰,不作浮麈" 原句自攬炒巴

果然你還是

趕快殺了我
用你擅長的方式
吻在心上 刻一把痕

我赴死的愛上了你
你的腐朽已成奇蹟
我的絕對 不過微風吹撫青草地

我是一隻不怕灰飛煙滅的果蠅
面對你的壞 不過是剛好而已
那對我來說就是美麗
別人不會明白的東西
我看得見

你的真心。

曲詞:潘雲安

p.s 和你說了兩次果然你還是,你自然是摸不著頭腦,相信你發夢想不到這是一首歌吧。

好耐無試過這種由衷的開心了

這兩個多月的低氣壓,連游水都幫唔到我。不過今次由衷地開心又係因為游水。

話說游背泳是我的死穴,若你試過游背泳,相信你也一定試過鼻子進水,而鼻子進水堪稱是最難受的了。儘管中學游泳課已經有學習背泳,但我們都很清楚,想在中學的游泳課學會游泳,這幾近是妄想。

又話說每年暑假我都例必報游泳班,因為如果靠自己自發去游水,應該整個暑假也不會游上一次。所以,我只好靠報游泳班,讓我可以自律地去做運動。

前兩天,新一期泳班開課了,是背泳班。我按慣例帶了鼻夾,以防游背泳時鼻子進水。今次的教練是個從未見過的miss,在熱身時她表達出對鼻夾的嗤之以鼻,以至我也對她有些戒心,然而我這些戒心也是多餘的,因為原來這miss有方法教我們避免鼻子進水,而這和頭部的飄浮角度有莫大關係!

如是,我由衷地開心了好一會,亦覺得實在學海無涯,我畢竟是個喜歡學習的人,學到新事物真夠我雀躍,尤其是一個困擾了多年的問題,第一堂就給miss點明了。

人呀,真的never say never.

p.s 今天(23日),我禁不住跟miss說,上你的堂真好玩。她不僅教了頭部仰起來的角度,接下來竟還教了轉池和用背蝶做starting,it’s really crazily funny!

 

 

以為自己無事,但低氣壓下我怎能倖免?

幾多日了? 6月9日到今天還不到兩個月,怎麼一個生活了半生的地方變得越來越陌生了?多少人是非顛倒,多少人黑白不分,然而年輕人卻要肩負改變社會的重任,為此流血,這到底是個什麼時代?

這些日子發生了這麼多事,但我心情低落卻不自知,繼續日復日上班下班過日子,直至昨天收到西洋書法班那邊的電話,問今個星期五上課要不要買工具,我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心情異常低落…怎麼我連要上課都完全提不起勁?

我是不能再看直播,不能再看文章,不能再看節目的了,可是我又怎能不看呢…

如ec所說,化情緒為行動,應該是最能化解情緒的方法,作為個人應該也有個人可以作的事,stay safe and carry on,天佑香港。

時間果然是最有療效的良藥

my little airport 一曲milan 的歌詞這樣寫: //睡了什麼都會失去//

這句預示了一段不當關係最終只會一無所有,然而//什麼都會過去,什麼都總會過去//

當時間到了,你不用費半點力,也可揮別那曾令你無法自拔的人,慶幸我不像歌詞裡的主角,這個時候,我並不失落,反而心如明鏡。

這夜,紀念城門河的美,紀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