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坐著你開的車,應該沒有未圓的心願了

都說在夢中什麼都有可能,明明你就不會開車,可在夢中你卻開車來接我,還送我一束乾薰衣草。現實中你不會開車,在夢中你的駕駛技術也好不到哪裡去,坐在旁邊的我心驚膽跳,夢那麼一會兒就醒了,我記得,你開的是右駕駛座的車。

我想這夢可能就是你和我之間完美的句點。

廣告

一切巧合都是命中註定,你別想去主宰命運

在路上碰見誰不碰見誰,實在非我們所能掌控。昨晚加班,竟碰上同是加班晚走的淑女同事,在大排長龍兼夾隨時有車到的校車站能夠遇上絕對不是易事,就因為這麼不容易,所以我傾向相信這種巧合其實也是命中註定。

當今天我問淑女同事加不加班,怎知她說今天不加班了,本來想一起走,但有時候這些機會就不是人為製造得了。

巧合所以讓人喜悅是因為不期而遇(僅指遇見喜歡的人,仇人例外),但「如果陽光,乜咁岩既」是刻意安排的話,就少了許多的驚喜。

回想從前跟他也有那麼一次的巧合,我口口聲聲說很驚嚇,內心卻是驚喜萬分,可現在的我只會笑當時無知的我。

打大佬的時刻到了,是時候該好好轉身

其實我怎會像紫霞一樣,估到故事的開頭,估不到故事的結尾呢?你,又不是至尊寶。

但人生就活這麼一次,所以明知結局慘淡,我也沒有不讓自己隨著心𥚃的感覺走。

call me by your name 中父親對著17歲兒子 elio 說,our bodies and souls are given to us only once,不去儘情感受就是浪費,縱然是痛。

於是情願痛也不要一片荒寂,現實是怎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拿出了真心,換不到你的心至少也換得到自身真實的感受。

過幾天就要打大佬了,加上今次下定決心不再給自己 extra life,所以格外傷感。

既然改變不了結局,那倒不如把這傷感當作是我好好轉身的準備。cheers to game over.

如果這是季節更替的一場感冒

以為只是吃太多熱氣零食引發的喉嚨痛罷了,沒想到就這樣經歷了一場毫無預警的感冒,昨天還勉強可以用沙啞的聲音和別人聊天,今天已告全面失聲。

上次生病剛好是秋冬轉季時份,安然渡過整個冬天之後,到這春夏之交,又無故生病,這種巧合實在很容易讓我多想的毛病發作。

秋冬是個開始,春夏就該完結,因為事情已經拖太久了。為什麼要一再給自己extra life? 在一隻必輸的game𥚃自我無限復活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這是季節更替的一場感冒,到了夏天,我就該病好了。

每次相聚都那麼難能可貴

當經過這麼多年後,人生仍然是跌跌撞撞,惟獨慶幸還有你倆,dress 和小飛飛。我們仨湊在一起,聊聊往事也好,說些無傷大雅的笑也好,總是能夠非常盡興。

這晚我沒有got so drunk,沒頭沒腦的大笑背後,我深知道這些日子我有很讓人失望的地方,以為可以擺脫的人沒有擺脫掉,也草率地做了錯誤的決定,然而我還沒有堅定的意志獨個兒往前走。

儘管如此,前路也只能由我自己獨個兒去面對,是不是?小飛飛,我懂你說的。

ps. dress告訴我們pedro和她會在年底結婚,我想這樣的相聚也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

還是該努力地填滿自己的人生

淑女告訴我,她朋友認為人沒有free will。當然不是所有情況都沒有free will,她朋友說的還不是心情這回事。比如當一段感情逝去時,我們總不由自主地反覆回想過去的種種,儘管理性會告訴我們不要去想不應去想,但能夠做到的又有多少人? 試問這哪有free will 可言?

回想之可怕是它會讓你深陷在憂傷之中,久久都開心不起來,更莫說要提起勁來做些什麼。

但往往越提不起勁,就越應該去做點什麼。今天要跑山,全長14k幾,大部分時間沒有跑只有行,上坡之後就步向有千島湖之稱的大欖涌水塘,一步步繞著水塘走,走著看著,頓時忘記了這陣子的憂傷。

實在不應該隨便地對待自己的人生,我還不夠勤力,我一定要再努力一點。